吴洋的个人文集
花甲抒怀
老亮(上)--记富锦森林瑜伽养生馆馆长李凤军
吴洋专业号 | 2018-11-2

老亮,1.72的个儿,体格敦实。圆圆的脸,光光的头,单眼皮。模样长得说漂亮吧也不咋漂亮,说丑吧也不算丑,匀溜人。最难得是他有一颗金子般的心,恒温,一个劲儿,时时在为别人发光发热。很多人都知道老亮这个名字,一打电话,话筒那边传过来声音:“哎,我是老亮……”他自己也叫顺溜了。至于他本名叫什么,也听不到别的称呼,咱也不好去查户口,你说是不是?

1993年秋天,刘尚林先生出差到富锦,老亮认识了他。他那睿智的目光,极具磁性的演讲,让老亮耳目一新,他感到自己长了很多智慧,认识了宇宙人生真相,一下子成熟了许多。那一年,老亮21岁。

1998年春节,老亮来到铁力,参加科研所主办的优秀传统文化讲习班。刘尚林先生讲的课,像春雨一样滋润着每个学友的心田。很多知识,在学校念书时没学到,在这里获得了真知,种下了智慧的种子。他明白了人活着不仅要为自己,还要报效国家,回报社会,做利益人民大众的事情。

以后他又多次参加日月峡的森林养生学习班,员工素质提高班学习。在这里有来自海内外的学友和社会各界有识之士,大家一起学习交流,老亮大开眼界。每一次心灵都受到震撼,每一次都受益匪浅。他思考日月峡人的宗旨:“为天下老人谋归宿,为未来子孙撑蓝天。”刘尚林董事长为乐于奉献的志愿者们搭建了这样一个平台,我该为这个宏图大愿做点什么?老亮暗自发愿:要为日月峡国家森林公园的建设出资出力,让生命的火花在这里发光发热。

2004年夏天,老亮把家里所有的活儿和事务统统交给妻子一人答理,自己毅然投身到日月峡工程建设之中,成了青年突击队中的一员猛将。修河道,建亭榭,抬石头,种草坪,哪里吃紧冲向哪里。一个多月下来,脸儿晒得黝黑黝黑,手上的血泡脱了又换上老茧。工程大活儿结束后回到家中,妻子因过度疲劳,也显得很憔悴。但他贤惠的爱人一点儿都没埋怨他,还特意炒了几个下酒菜,为丈夫接风洗尘。

以后每逢公园有攻坚任务会战,老亮都闻风而动。筛沙子,和水泥,打混凝土,搬石头,成了工地的硬劳力。兄弟们都非常喜欢他,说他是一条好汉。尚平二叔心疼老亮,隔三差五还供他两盅小酒喝一喝。

从义工食堂到公园施工处,有3.5公里的路。一台小四轮车拉着义工们上下班,挤挤擦擦,佝偻着身子,还得偷着乐,因为大多数年轻体格好的义工排不上号,只能驾着自己的11号大卡一天跑俩来回。(车让给年长体弱者或女同志坐)老亮看到这种情况,心里很不平静。2006年春天他出钱买了一辆中巴客车给兄弟通勤用,这下“步兵”们有座坐了,可以歇歇腿,缓缓劲儿了。

后来妻子知道了老亮买车的事,说:“老亮你做得对,这是正事是好事呀,我支持你。我们感恩老师,不能光说不练。老亮你想想,我扯过你的后腿吗?”老亮脸红了,他无言以对。

妻子通情达理,老亮更“胆肥”了。此后他又给食堂买了台微型面包车,给山上买了小四轮拖拉机,小铲车,皮卡轿货车。还购买了一台两千多元的洗车泵。不仅如此,他还把富锦的安江师傅推荐到日月峡:管调车,修车。

这个老亮啊!

他自家的小车年年往日月峡跑,平均每年四、五趟,每次都不空载,给义工兄弟们送鱼啦,送肉啦,芝麻酱地瓜啦,慰劳战斗在第一线的志愿者们。赠送给楼里和山上的香油,价值每年都数以千元计。五牛群雕,每头牛身上都闪烁着老亮夫妇心灵上的光泽。老亮说,常年在山上干活的兄弟们很辛苦,我不能经常来做义工,兄弟们代代劳,替我出把力吧!

老亮他为日月峡做了多少贡献,他自己根本记不清了。为了在《日月峡人》书中写上老亮那一篇,笔者又走访知情者,又打电话了解事情原委(电话都打到云南了),可以说,从来我写文章还没费这么大的劲儿呢!关键是老亮说他不记得了,也不知道他是真忘了,还是假忘了。幸亏我跟老亮是同乡,平时还有个一知半解,不然更麻烦啦。

这个老亮啊!

2013年春节日月峡义工表彰会上,左一为老亮。

http://pic1.arkoo.com/riyuexia1/picture/p1966km36k17v59nv1u4r1b089n94.JPG

老亮在日月峡公园鹿野苑喂大公鹿,着迷彩服的是老亮。

http://pic1.arkoo.com/riyuexia1/picture/p1966kmctp1fo5lfcehdv6n11mv5.JPG

左起李纪元、李凤军(老亮)、吴洋、乔宝辉

作者简介
head
作者: 吴洋
简介: 吴洋,1954年生,黑龙江佳木斯人。哈尔滨市孔子学会、易经联合会会员,黑龙江省诗词诗词协会会员,中国诗词家协会终身会员。酷爱文史、佛学、易经、中医中药学。有作品在各种征文赛事中获奖。著有《富锦中草药》一书,由哈尔滨出版社出版,黑龙江省图书馆收藏。曾担任《乌...[详细]
手机文集
信息与知识分享平台
基于现代网站理论和E-file技术构建